logo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
底部版权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
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行游世界

行游世界

一带一路

一带一路

新时代

新时代

资讯详情

缙云山上一“仙翁”—访著名油画大家古月

作者:
撰文:丁华乾 摄影:许江涛
来源:
印象重庆网
2022-03-13
浏览量:
【摘要】:
2022年3月11日上午,一群文化人从渝北、沙坪坝、北碚等地驱车迈上海拔600来米的缙云山半山腰,进入黛湖旁的天香苑度假村,在古老先生的介绍下,注目观看了老先生的几十幅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佳作,抗战烽火、大学校园、大跃进时代、改革开放、工厂生产、乡村振兴、生态文明、少数民族、人物形象……人生百态、大千世界,都逼真地立体地呈现在他的画布上,折射出中年、青年、老年古月眼中的时代画卷,放射出活色生香、多姿多彩的斑斓色彩。

  撰文:丁华乾 摄影:许江涛

 

古月作品

 

  一位美女窈窕的背部,一袭白纱如瀑布倾泻,观者不能观其面部、胸部,但能充分发挥想象力去揣摩女人的美丽……

 

 

  在八十五岁画家古月的上百幅精品油画中,他总是特别珍爱这一幅,常年挂在他的工作室,这见不了全貌的美丽,听不到琴声的音乐,让观者产生无尽的遐想。

 

古 月

 

  古月,1937年生,1960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,曾任西南大学建筑艺术研究所所长,硕士生导师,育才学院教授和重庆人文美术馆馆长,其作品8次代表重庆入选全国美展,是当代中青年画家所尊崇的油画、国画大师。他不仅创作了大量的油画、国画和雕塑作品,还着手环境艺术、影视创作和以建筑、船舶、桥梁的造型设计。其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微尘》被文化部列为新中国杰出文学作品500部之一。

 

 

 

  2022年3月11日上午,一群文化人从渝北、沙坪坝、北碚等地驱车迈上海拔600来米的缙云山半山腰,进入黛湖旁的天香苑度假村,在古老先生的介绍下,注目观看了老先生的几十幅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佳作,抗战烽火、大学校园、大跃进时代、改革开放、工厂生产、乡村振兴、生态文明、少数民族、人物形象……人生百态、大千世界,都逼真地立体地呈现在他的画布上,折射出中年、青年、老年古月眼中的时代画卷,放射出活色生香、多姿多彩的斑斓色彩。

 

古月作品

 

古月作品

 

  邀请的客人有英雄联盟轮值主席李大淮,重庆市孔子儒学研究会党支部书记丁华乾,印象重庆网总编辑许江涛,西南大学文博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蓝勇,西南大学物理学院教授、著名音乐鉴赏家吴嘉陵,火凤凰创意开发研究中心主任蔡跃宏,著名漫画家尤路夫人、“人参婆婆”杨希,高级建筑师叶志刚,《重庆生产安全》杂志社原副总编辑杨红。

 

 

  树林旁,一尊侧卧的铜质罗汉彬彬如生、活灵活现,古老说这是他雕塑的两个罗汉之一。寓意是“永住世间、护持正法”,以呵护真善美,鞭挞假恶丑。大家对此佛的创意、造型、雕技,均赞口不绝。

 

 

 

  古老还带大家看了他的雅居,既有寝室,又有画室,推窗而望:林海起伏、云海缥缈,澄江镇尽收眼底,嘉陵江玉带环绕,合川草街依稀可见……勾起当年卢作孚新农村建设往事如烟。

 

 

  古老说,“我早晨爱在窗口唱歌,哪知,好几只小鸟也来共鸣,叽叽喳喳跟到唱,这不是祥兆么?”

 

 

  参观罢,古月邀大家在工作室品茗座谈。

  有人问:“古老师,你没保姆,独居山上,寂寞不?”

  古月诙谐地说,“山庄这么多服务人员,个个服务态度好,都服务得很好,还有保健医生,有病就医,无病保养,要贴身保姆来干啥?真来了,人差了,我难以面对,人乖了,我又干着急!”

  大家哈哈大笑,想不到八十几岁的古老还有如此幽默。

  “我的座右铭是:友善对待朋友,科学对待自己。”古老开门见山地坦言,随后,讲了自己的几个人生故事。

 

 

  他说,我这种性格不适合当官,也怕当官,现在想起来还后怕。改革开放时,南方某市请我去当建委主任,我一再坚辞不就。结果,一个教授去了,两年就被抓了,关了十来年,出来连教授也莫得当了。那样的位置,权力这么大,是我们这些书生玩得转的么?还有一次,我作为一位高评委,我说,我们评点文科还说得过去,叫我们去评工科高级职称,啷个得行嘛?众皆哑然、鄂然。第二天,果然就把我排斥了。我说不来假话,咋能当官、管别人?

 

 

  所以,要科学、客观地看待自己。老了,能到这国家级自然生态区缙云山上修身养性、舞文弄墨,岂不是神仙过的日子?我满足了! ”

  说着,他拿起手机大声说,“食堂,给我弄几个菜,好嘛好嘛,七百就七百!”

  他说,“上山来看望我的新朋老友很多,来了就盛情款待,尽地主之谊。看到大家高兴,我也高兴。要善待朋友嘛!”

  正是“往来无白丁,谈笑有鸿儒。”

 

 

  古老突然问蔡跃宏:“你那个鸟儿怎样?”

  蔡说,“托您老的福,长得很不错,飞到了华人世界,也在文化节目上播出了。”

  “那好那好。你呀,你太执着了!二十年了吧?”

  蔡说,“有了有了,当年,古老是第一批支持我的名家,还有江碧波、梁上泉、孟东方、蓝勇、李大淮、丁华乾等。”

  “应该应该。美的东西,总是艺术家所表达的嘛!”

  “哦,你是不是想在我这里挂个牌,搞个火凤凰活动基地?”古老忽然问。

  蔡两手作缉,“谢谢!谢谢!我不好意思开口,古老师倒先说了!知我者古老也!”

 

 

  李大淮也说,“我们英雄联盟也来挂个牌?”

  丁华乾说,“我们孔子儒学研究会也挂一块?”

  “没得问题。”古老一一应承。

  众皆大欢喜。

 

 

 

 

  于是,蔡跃宏牵开一红色横幅《重庆火凤凰》,大家纷纷与古老合影。蔡跃宏还授予古老一张“终身顾问”证书。

 

 

  中午,丰盛的午餐上桌,众人大快朵颐。正是杯盘觥觞、其乐融融。

  下午,继续品茗、畅谈,谈人生,谈美术。有的谈与古老的师生情。

  傍晚,落日铄金、红霞满天。

  下山了,但见古老仍精神瞿铄、含笑盈盈,向我们频频招手。

 

 

  蓦然间,我想到从古至今,有多少智者远离繁华、隐居山林,或修炼功法,或赋诗作画,古老,您不正是缙云山上的一“仙翁”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