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  • ban

底部版权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
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行游世界

行游世界

一带一路

一带一路

新时代

新时代

资讯详情

我在乡下喝咂酒

作者:
王小迟
来源:
印象重庆网
2021-08-25
浏览量:
【摘要】:
咂酒的历史比较悠远,据说主要是云贵川各地,其实在广东、广西、湖北、湖南以及台湾等少数民族的老百姓也很喜欢,喝咂酒主要有汉族、壮族、土家族、苗族、布依族、羌族、藏族、高山族、彝族等,都很流行这种独特的饮酒方式。

  作者:王小迟 网名半山隐士 重庆文保志愿者 老重庆发烧友 自由撰稿人

  

 

  万颗明珠一瓮收,

  君王到此亦低头。

  双手抱着擎天柱,

  喝得黄河水倒流。

  《咂酒诗》 石达开

  

 

  上山下乡当知青,我是去的长寿县洪湖区万顺公社东风大队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生活艰苦,物资匮乏,香烟、白酒、猪肉……全都凭票供应,每个月就只有那么一点点,塞牙缝都不够,遇到家里烟瘾酒瘾大的就麻烦了,根本就过不到瘾,怎么办呢?好在农村还可以栽些烟叶,自留地上种点烟叶,不施化肥不用农药,光用牛粪就可以了。每年七、八月收获,先把烟叶一匹一匹的割下来,用绳子把烟叶捆绑好。白天有太阳的时候,把绑好了的烟叶拿出去晒,晚上又收回来,用麻布把叶子烟包好不透气让烟叶发酵,叶子烟多次地晾晒收回发酵就可以吸了。所以农村人香烟票不够用,也无所谓,反正都有叶子烟抽,还可以止咳化痰,顺气理肺。

  但酒票不够用,那硬是伤脑筋哈,一个人一个月只有几两酒供应,家里人口多,特别是小娃儿多的还好点,勉强可以应付一下,但这家人如果碰到有长者办寿,或者春节、端午、中秋这三大节期,或者毛脚女婿上门,要办酒席,除了每月节省点酒票攒着,或者在四邻八舍亲朋好友处“拼”点酒票也是可以的。

  

 

  下乡时我喝过当地小作坊酿制的“包谷酒”,现在看来这种“包谷酒”除了是纯粮食加工的,不含任何怪头怪脑的东西,喝了也对身体没啥子不好,就只有一个缺点——口感太差。这种“包谷酒”在大队供销社呀,幺店子呀,或者赶场去公社供销社有卖,记得这种酒可以不凭票证,还有点“相因”。

  其实让我久久不能忘记的是生产队每家每户都会酿制的一种酒——咂酒,如同每家每户都会腌制咸菜、霉豆腐(豆腐乳)一样。这是一种用麦子、包谷、高粱、糯米等杂粮为主要原料制作的低度酒。先按一定比例配好原料后,经过蒸熟并掺入也是一定比例的酒曲(有些地方也叫醪糟粬),然后装倒瓦罐罐土坛坛里头,罐罐或者坛坛的口口要用泥巴密封,最后就放在阴凉处让其发酵。

  

 

  咂酒的历史比较悠远,据说主要是云贵川各地,其实在广东、广西、湖北、湖南以及台湾等少数民族的老百姓也很喜欢,喝咂酒主要有汉族、壮族、土家族、苗族、布依族、羌族、藏族、高山族、彝族等,都很流行这种独特的饮酒方式。

  咂酒的酒精度数不高属低度酒,而且老幼皆宜饮用。制作方式是不需要蒸馏,富含多种氨基酸,具有促进新陈代谢、舒筋活血、健脾开胃的功效,有些地区还是生了小孩的产妇必备食品。

  制作咂酒所用的原料,在农村很容易得到,制作时一定要用井水,制作的程序每家每户都晓得,但做出的咂酒却有好有坏,这也和家家户户的大妈大嫂做咸菜一样,有些人做的咸菜香喷喷、脆崩崩的,盐味刚刚好,多一点就咸,少一点寡淡,最离奇的是咸菜不生花,不发霉,真的是一双巧手。而咂酒的制作也是因人而异,有些人制作出来的咂酒,硬还是如饮甘露、香气扑鼻、丰满醇厚 回味悠长。

  喝的时候,先把这个咂酒坛坛的泥封去掉,往酒坛坛里头掺些开水(开了的水泠却一会),然后插上一根细竹管子,一桌人如有老辈子,由老辈子先喝(严格来说是吮吸),有远方客人就由客人先喝,一人一口,然后按顺时针方向一一传下去。这个喝酒(吮吸)的方式好多人无法接受。第一,不是每个喝酒的人都配一个酒杯,第二,一个莽子坛坛梆重八重的,边喝还要边传给下一位食客,第三,一根细竹管你喝了,下一位只是用手抹抹细竹管口口,然后继续吮吸,以此类推。咂酒在夏天喝,可以喝凉的,而冬天喝就喝热的,反正坛坛里的酒粬是发酵好了的,只往坛坛头加冷水或热水就行了。

  

 

  我第一次喝咂酒是在冬天,看贫下中农高高兴兴热热闹闹地喝,我也按捺不住饥渴,虽然你一口我一口在吮吸这唯一的一根竹管,感觉好脏哟,但生产队房队长(黄队长)说:“喝咂酒斗是楞个喝的,你娃重庆知青崽儿看不起贫下中农迈?还嫌脏,要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,同吃一锅饭,同吮一坛洒”。于是我只好趁黄队长不注意,把那竹管的口口用手抹一抹,擦了擦,搞整归于后,​驾​麦莽起一口吮起来,唉哟吔,把我嘴巴烫惨了,嘴巴里头顿时烫起泡老,冬天是加热水,但这是加了好多度的热水哟。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像“哈板”一样把嘴巴烫起了泡,我们生产队里有一个“猫师兄”那天还不是嘴巴遭烫起了“果子泡”。

  以后又在我们生产队的其他几户农家喝过很多回咂酒,所以我就有了比较,哪家手艺好点,这以后我也不会再烫嘴巴了。咂酒的度数低,但是比我们常吃的醪糟要醉人多了,当然肯定没得白酒的度数高。制作原理类似果酒的发酵,估计和黄酒差不多吧,只是黄酒要过滤酒渣渣,用各种壶壶装好后再倒到杯杯里头喝,黄酒可温热了喝也可以斗喝冷酒,不是有句话叫“冷酒热肚皮”,咂酒同样也是这样的。

 

 

  喝咂酒是带酒渣吮的,相对而言就显得很原始、很粗暴、很随性,很豪爽。咂酒没得高价酒低价酒之分,只有制作者手艺高低味道好坏的细微区别。喝什么酒你都会把酒杯平端,或小酌怡情、或浅尝辄止、或仰头杯尽。

  但唯独喝咂酒,你得做低头状,低下头才能喝咂酒,这酒喝到这份上了,你认为你在喝酒前是感恩大地呢?还是感恩你的父母亲?

  唉!回到重庆以后,不论大宴小酌,邀友推杯换盏,车过去是喝白酒,车过来是喝啤酒,偶尔也​咪​些红酒或者是黄酒,就是再没喝到咂酒了,真的是好久没有喝咂酒了,怪想的。